桂林2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
来源:桂林2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发稿时间:2020-04-05 21:52:46


文中,德伯格葛雷夫介绍,“我一晚上工作14个小时,一周工作6个晚上。当病人吸不到足够氧气时,我就在他们的气道上插一根导管,使其可以通氧。这为他们的身体赢得了对抗病毒的时间。”

在报道中,托尔强调,美军“罗斯福”号和“里根”号一旦离开南海,会给“外部势力可乘之机”。在后续内容中,他直言这个要严加防范的“外部势力”,就是中国。

在报道结尾,谈起“罗斯福”号前任舰长克罗泽尔时,托尔认为“舰长对保护部下有道义责任”,但他坚持认为“备战必须放在第一位,对于部署在西太平洋的军舰而言,应当时刻保持纪律,即使有官兵生病,也要随时准备作战。”

德伯格葛雷夫继续说,“一旦我完成,有时我会回到休息室做下蹲或弓步。我努力使我的肺保持强壮。(我)很难不去想,因为我从小就患有严重的哮喘。”

托尔鼓吹“群体免疫”的理论依据,不是什么科学研究结果和专业数据,而是纯粹的政治目的:维护美国在南海的霸权。

回国还是留下,是许多海外中国留学生面临的两难选择。正当大家都在热议“罗斯福”号舰长被开除离舰时,网友偶然发现了《星条旗报》上这样一则报道:专家指出,海军应该让航母上的官兵形成“群体免疫”,而不是让他们上岸隔离。

不过,报道后文还是点出了这位“专家”最真实的想法。

“我们不知道冲突何时会爆发,尤其是我们近日部署在西太平洋附近的军舰,他们对中美目前的紧张态势有重大意义。”

更让人吃惊的是,说出这番怪论的托尔也不是“纸上谈兵”的象牙塔专家,据他任职的美国海军研究机构介绍,托尔在从事军事相关研究前,曾在美军三艘军舰服役并担任领导岗位。

实话说,即使在看了许多美国疫情的乱象后,笔者还是被这番话吓了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