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感十足的充气假目标,专骗导弹使
来源:喜感十足的充气假目标,专骗导弹使发稿时间:2020-04-03 18:56:46


医疗资源短缺,卫生系统压力大

联邦政府被指在行动上“慢半拍”,地方政府不得不开始积极自救。但即便是到了病毒席卷全国的重要关头,美国的两党之争仍在继续,抗疫表现突出的纽约州州长、民主党人科莫还频频被特朗普在推特上“点名批评”。

不过,数学模型都是建立在许多假设的基础上的。因此经常会出现预测数据和未来真实数据不符的情况。2014年埃博拉流行期间,美国预测将有100万人感染,但实际感染人数约3万。

曾组织美国留学生向中国捐赠口罩的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学生曹茗然在澎湃新闻撰文写道,3月2日自己去弗吉尼亚的中国超市采购时,“整个超市里只有我一个人戴着口罩,超市里的各种商品也非常充足。”直到3月7日左右,美国的疫情急转直下,超市里的食品才开始被“抢空”——而那时他的工作也变成了为美国学生发口罩。

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中提及的220万死亡的数据,主要来自英国帝国理工学院新冠肺炎团队3月16日在线发表的一篇基于数学模型的科研论文。该团队在报告发表前一周,将其提交给了白宫新冠特别工作组。

事实上,美国每年在秋冬时期都会进入流感季,而当新冠肺炎开始在美国出现后,许多美国普通人不以为意,他们认为流感较新冠肺炎更加严重,但年复一年的应对经验又让他们习以为常。与此同时,新冠肺炎轻症患者的咳嗽、头痛、乏力等症状又很容易被当做流感处理,普通人往往会自行吃药解决。

刘季高也3月23日也表示,距离美国疫情的高峰期还早,因为大多数人还没有被真正被筛检出来。

“虽然他已经出现了症状,但是急诊室的人认为他症状不够严重,让他回家去自己疗养,拒绝给他做检测。”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研究生徐晓飞在澎湃新闻撰文写道自己一位疑似感染的美国朋友要求做检测的过程,这位朋友第二天打算发着烧开车回到费城检测,但费城方面却告诉他,他不符合检测标准,“只好在家熬着。”

中国公共卫生和流行病学专家、中国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也对澎湃新闻表示,自己2月28日到美国,“刚刚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戴口罩,一个星期后,零星有那么一两个人戴,华人多的区域可能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都戴。”她还观察到,一些快餐店的售货员在销售食品时既未保持适当的距离,也未戴口罩。

淡化疫情,错失防控窗口期